hhh2333噫

Au Revoir

吸少女O(别打我x)拖拖的动人美貌

致敬致敬

奥林匹斯山:

九位缪斯女神。这九位缪斯的名字首次出现在赫西俄德的《神谱》中,她们充分体现了古代希腊时期对诗歌艺术的完整理解,但哪位缪斯是隶属于哪门艺术领域的体现是后来才定义的。

分别是:
卡利俄佩(卡利俄珀) Καλλιόπη Calliope ,司掌英雄史诗

克利俄 Κλειώ Clio ,司掌历史

欧忒耳佩(欧忒耳珀) Εὐτέρπη Euterpe 司掌抒情诗与音乐

忒耳普西科瑞(忒耳西科瑞) Τερψιχόρα Terpsichore 司掌合唱与舞蹈

埃拉托 Ἐρατώ Erato 司掌爱情诗与独唱

墨尔波墨涅 Μελπομένη Melpomene 司掌悲剧与哀歌

塔利亚 Θάλεια Thalia 司掌喜剧与牧歌

波吕许谟尼亚(波林尼亚) Πολύμνια Polyhymnia 司掌颂歌与修辞学、几何学

乌剌尼亚(乌拉尼亚) Οὐρανία Urania 司掌天文学与占星学

图源自:http://mohtz.tumblr.com/post/157783050266/greek-mythology-the-muses-calliope-epic

[PJ]三巨头系列

三巨头系列#1.What Zeus Believes In 0.the perfect times gone while a (heart)broken one set in

说明:希腊神话au/宙斯视角/私设赫尔墨斯和双胞胎跟宙斯同辈

part1.宙斯做出保证

Chapter0.一个完美家庭的结束和一个破碎家庭的开始

宙斯为此十分生气。

如果他千辛万苦从他邪恶的父亲那里救下来的是一群哥哥姐姐,一个个都以长辈自居,而不愿对他拿出一点应有的尊重的话,那他似乎还不如没救过他们,从没动过这个念头,在有人,不管是——见鬼,他可是个好孩子——提出这个建议时就立即回绝,因为一旦让他来着手处理,任何事儿就可预见地一定会成功。陪母亲野餐时保证阳光明媚是,陪母亲庆祝节日时炸两个雷烘托气氛是;深入敌营(爸妈闹不和分居后父亲的住所),博取反派们(父亲与父系亲友)的好感和信任是;挥舞镰刀割麦子似的把父亲切成遍地的麦片也是。毕竟,他可是个好孩子*。

然而,无论如何,尽管他是如此的优秀但真的无所谓了,就把这些忘恩负义的兄弟姐妹们留在父亲的巨大的胃里吧。唔,他假设那是个真的挺大的胃,能挤得下所有神的同时,还有足够的空间以供进行一些有点意思又有风险的团体活动。他当然已经察觉到这些家伙们中的某一些制造事端和招惹麻烦的本事了,只比他低了一个级别。半个,好吧。他是说,假如他们能齐心协力的话(他们能吗?或者至少,不求助于他的领导与指挥,他们能吗??),大概会有那么半个级别——勉强超过他。(“超过宙斯”?这两个词永远不该这么搭配使用。如果有谁这么说了,他将尝尝永居人下的滋味。)不过,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某一天,而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只能懒洋洋地期待着,每过个三百万年左右想起来那么一次。

话说回来,可他毕竟不是真正在那里呆过的神。曾经,他不确定尝试这件事是否对他有足够的吸引力,而在他想出可行的方法之前就已经太迟了,只能面对那副残破的,七零八落的尸体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不过随后母亲哭着抱住他,安慰似地拍抚着他的后脑勺,这让他好过了一点。

所谓巨大的胃一度令他匪夷所思,直到那天他亲眼看着父亲把嘴巴张得老大,好让还没来得及消化的晚餐和他可怜的坚强的孩子们从喉咙里涌出——所以,大概也有个巨大的喉咙,宙斯瞪着眼睛想。

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堆在父亲的脚边。宙斯不知道父亲还吃下过一堆小羊羔形状的玻璃雕塑、一个有翅膀和花藤图案的粉脂盒、一段已经开始发芽的树桩,还有一个重重摔在地上的紧锁着的木箱,而在经历了今晚发生的事情后,他不确定自己会这么快就对某个容器里装了什么萌生兴致勃勃的好奇心和探索欲望。事实上,直到一周以前,他还从没考虑过任何有关父亲的胃部的事情。他还在其中发现了安尼,宫殿里养的一只小狗,活泼热情,精力过剩,讨人喜欢。宴会前天晚上他在厨房的地板上睡下时,安尼还蜷在他的枕侧,但从早上开始就一直不见她的踪影,直到这时她咬着父亲的衣袍一角,结果被神痛苦地挥舞着的四肢给踢开又扇到一边。不不,他不知道,也许安尼在夜里溜进了父亲的房间,而这时父亲真的睡得很沉所以没有分出心思去留意自己的一些神力,或者他要为了第二天的宴请好好放松一下,而一直用力上抬自己的下巴好让它呆在正确的位置上真的很累,所以他松懈了,而当他打起呼噜时,就如同要吃东西一样过度伸展他的口部和整个食用系统,幅度刚好够安尼跳进去并顺利与小主人们见面。然而,说真的,安尼为啥要跳进去?也许她只是被卷了进去。或者她踏入了吞咽区域但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点。

而所谓的兄弟姐妹们也乱七八糟地混杂在里面。看看这些家伙们活蹦乱跳的样子吧?也许他们的表情带着点茫然,但宙斯可没有错过波塞冬嘴角的蛋糕渣和油脂,而这家伙可没有像阿波罗一样一头扎进了一堆呕吐物里。当然,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呕吐物,所以宙斯不能对呕吐物要求太多。但他仍然没法忽视哈迪斯小声呻吟着钻进了酒柜后面,捂住脑袋,好像他没法忍受这里的刺眼灯光和刺耳喧嚣,渴望回到他熟悉的小小自闭空间里。而这简直算是正常的了。随后,他又目瞪口呆地注意到了赫尔墨斯在摔得晕头转向的同时双手胡乱划拉着抓起几块蛋糕试图藏进围在胯上的系巾里的举动;赫拉的长头发被又串又绑地装饰着许多饼干和小蛋糕,还有半个沉重的牛腿,那使她的头部一直被迫向右偏斜。与此同时,阿尔忒弥斯正坐在她同胞兄弟的脑袋上,这让他没法将脸从那堆稀烂的布丁和粘腻的果酱中解放出来,而他只在一开始徒劳地踢了踢腿就不再挣扎了,仿佛他清楚顺从会免去不必要的劳累一样。

唔。看起来,他们享受生活的乐趣,彼此之间也能应付的很好,而宙斯在初次见面时就几乎丧失了所有和这群神相处的欲望。何必剥夺他们舒舒服服的,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呢?显然,这么做是个错误。大伙儿都为了这一码手足情深的事迹赞美宙斯,然而,相比之下,宙斯怀疑当事人们是否会感激他的举手之劳。鉴于他们一直以来跟他过不去似的行为,他们大概也他。而这双方难得的共识并不会让他的日子好过一些。

tbc.

*宙斯的母亲瑞亚提出请求要宙斯救出他的其他兄弟姐妹们

一些补充说明:显然本文中宙斯有些微的俄狄浦斯情结,但不作为重要要素来描写,只会有相关提及和暗示。抱歉现在才(而且放到后面)说。没看明白的读者们也许可以借此更好(准确)地理解本章标题和某些内容。

[盾铁]坦白

“我本该告诉你的,可现在不行了…”

他仿佛无法自抑般地叫喊着,哽咽着,但那份下意识的自控并没有被完全抛弃,尽管他清楚没有人能听到屋内的声音。这只是太多的战争和失败,太多的痛苦,还有太多的谋划带给他的克制的习惯,尽管这么做很折磨人,但在这一刻仿佛没有什么不在令他感到受折磨。他的双手死死抓着头盔,手指因为用力而发青变形;他紧咬着牙齿,好缓解脑袋里突如其来的钝痛和对自己的厌恶情绪。他发出压抑着悲恸的沙哑的哭声,再也没法忍住的泪水从他僵硬的脸上流下,落在头盔上,把上面的倒影弄得一塌糊涂,那泛着冰冷生硬的光泽的钢铁仿佛变成了什么易碎的东西。他哭着,为发生了的这些混乱和灾难,为他已超过了承受的极限却还远远不到结束的时候;为眼下等待他处理的这堆烂摊子而他是如此的疲惫;为他不得不做的那些绝对会深深伤害一些人并从各种意义上毁掉他自己的事;为他是个该死的见鬼的未来学家,预见了所有事却无能为力,为他竭尽所能却依旧搞砸了一切。

他甚至放任自己为失去的一些东西而哭泣。是的,他承认,他的确在乎一些东西。那些东西是如此的美好和珍贵,他又是这样的在乎他们,重视他们。这是他坦白的时刻,他对那人坦白,也对自己坦白。而这很有可能是他唯一的一次机会。等他站起身,从那人身边走开,离开这间屋子,他会重新穿上铠甲,戴好头盔,必要的话再也不脱下来,而他有理由预计到这一点会实现。谎言将与这件冰冷的铁壳相得益彰,真心实意的表露会变得十分奢侈,而他一直以来该死的做得足够好,无可置疑他会一如既往地胜任。眼下,他任由自己为现状感到绝望,因为那人不是,也永远不会受他的领导或者支配。事实上,呆在这里,在那人身边,他感觉踏实而有信心,尽管只是种安慰的错觉,如今那些他小心谨慎的、象征着关系僵化与紧张对峙的距离已毫无意义,而无论怎样靠近那冰冷的身体都不会给他任何熟悉的温暖。所以他不必担心。

过来之前,他没做什么准备,没有修整,没有腹稿,仿佛就这么乱糟糟地一头撞了进来。然而那些话,他早已经在心里练习过无数次,甚至想好了每个人会有什么反应,而他又该如何回答或者继续解释。他总是做好了说的准备,但他知道自己不会有告诉任何人的机会。现在,他对那人说了出来。

他抬起头,泪水还在涌出,令人感激地模糊了他眼前的景象。他想象着那人会怎么回复,但只感受到了大脑里的一阵晕眩,然后另一幅画面浮现出来。

“这值得吗?”那人咆哮着,一声枪响;倒下的身影和血迹在他的眼前晃动,“这值得吗,‘斯塔克指挥官大人’?”眼泪流尽了,使他看清了那个正无言地躺在不远处的士兵。他知道,他知道那人会说什么,太多的争执和不理解,太多的欺骗与隐瞒,太多的自食其果使他知道,那人一直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他,而他也一直只有一句话要说,是说给他自己的。

“告诉我啊?!”

这场战争没有谁战胜了谁。阴霾在所有人心中密布,无人取得光荣。他们也许都只是可悲的失败者。因为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他受够了,他想要到此为止。然而,最糟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这不值得。”

阿芙洛狄忒[不是题目]诗(?)

美丽的阿芙洛狄忒
你的双眼
是在世间第一潭圣水旁——
盖亚无意将一颗头饰坠入乘着水流的裂缝中
变化成了第一只光泽闪亮的白蚌
第一次孕育的珍珠,
正有两颗,
尊贵的母神也不住赞叹它们
她使裂缝加宽,加深,
注入琼浆玉液
创造了广袤无际的深海,以掩藏美丽的珠宝,
打算在她弑夫的谋划成功后的庆宴中,为自己带上。
然而,当最美貌的阿芙洛狄忒出生时,
她用圣水与父神之血的精华塑造血肉,使海中的魔力枯竭;
用海面上明亮的泡沫做了柔软细腻的皮肤;
用光辉粼粼的波浪做了飘扬的长发,光影的碎片从细密的发丝中滑落;
她选取那深海的珍珠作为双眼——它们已暴露于清澈的凡水中。
最后,母蚌化作了女神的骨骼
最美貌的阿芙洛狄忒站立在大海的起源之处
天地失色,万物倾倒。


涂个Hazel,普路托的女儿,她知道贵重物品在哪;用石油淹死了一个泰坦;两次掌权者和他的儿子的以权谋私使她得以幸存;分别是她的老爸和弟弟;弟弟有“sister issue”,而且比她自己更神秘古怪;她是地下迷宫之王8)


涂了个Percy Jackson,波塞冬超棒的儿子8)

[PJ]三巨头系列#0.ToStartWith0.whatwillhappen

三巨头系列#0.ToStartWith0.whatwillhappen

首先:好故事和美妙的灵感属于缪斯女神,而任何无礼,不得体和谦卑的心都是我的。

前言:既然用了神大人们的名字,就不只是为了表示敬意,而是真的会有一些展示家庭和睦的兄弟故事。而真到了那时候,那会是一个需再三斟酌字句,权衡设计情节的大工程。因此,慢慢来,就让我们——

part0.从混血营这群亲切的年轻人开始

Chapter0.关于会发生什么

最终之战落幕的一个月后,为了答谢庆功宴上的招待,喀什决定(象征性地)邀请诸神来混血营地参加一次篝火晚会,而这些个个看起来日理万机行踪莫测的神大人们居然全部接受了邀请,承诺将出现在晚会中。对于这出人意料的变故,半神们几乎一致认为(某些人不在场,否则就会是全票通过了)该对晚会的餐饮清单、节目表(我们本来有这东西吗?)和场地装潢一类的置办在一番慎重考虑后重新进行安排。

无论如何,每个人都在困惑而殷勤(作为神的孩子,识时务总是基本素养)地准备着。一个月的风平浪静后,混血营地再次紧张地忙碌起来。或者说,挨过了漫长的灰白的黎明,营地终于恢复了一些生机,但显然大伙儿还都有点茫然无措,手忙脚乱的。因此造成了些混乱局面和难以应付的状况

好的方面是,家庭聚会能驱散笼罩着营地的最后一丝沉闷和伤痛的乌云。

诸神与希望将到来

tbc.